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24券停业陷利益连环局或为未来并购提前布iyiou.com

2019-03-11 17:31:07

24券停业陷利益连环局:或为未来并购提前布局

不愿等待被资本驱逐的24券CEO杜一楠,正在寻求更多融资作为筹码,以将资方拉回与其对等的谈判桌。

上周五,国内团购24券公开了一份由全部13个部门代表签署的集体声明,表示将以带薪停业的方式应对来自债权人的讨债行为,并称这一艰难决定是由24券某一股东方在关键时刻抽走公司运营资金所致。

事实上,24券方面也希望通过这样一场停业,向老股东逼宫,以迫使其与自身展开对话。杜一楠向《财经》也坦承,24券管理团队与来自马来西亚的股东矛盾激化,目前双方呈僵持状态。

据了解,即将到来的这笔融资,只而非你的外表是双方利益布局的垫脚石,金额仅约千万元人民币级别。在这笔融资背后,还有一笔潜在的战略并购发生,这也是上述双方对股权安排争执不下的原因。

宫斗升级

杜一楠没有想到,由于老股东不愿再继续投资,其个人数月来连续奔波、辛苦筹资的结果,仅仅是等待自己将被密谋踢出局外的过程。

杜一楠把这个过程描述为一场政变:今年9月,身在美国的杜一楠在入夜前收到了数封内容相似的邮件,邮件发自24券北京办公室内的几名核心高管。他们不约而同地向其透露,24券COO KK,正密谋在24券之外设立新公司,并决定在杜一楠回国前执行完资产转移。

此前数月,KK在24券以顾问名义挂职,担任24券COO一职仅有半月。据悉,KK曾在马来西亚成功集团工作,为成功集团董事长的私人好友。而24券的投资方之一为成功集团总裁陈志远的个人公司(BB公司)。对24券的投资项目也恰好由成功集团董事长负责。

因此,在24券内部,KK被视为资方陈志远方面的投资代表而存在。

在得知KK要另设公司的消息后,杜一楠连夜与公司各个高管通,声明其作为24券创始人决不会离开公司,在与数名高管达成一致后,通过邮件罢免了KK。由于KK任职24券COO仅有半月,尚未走正常的职务任命流程,因此其未通过董事会批准就被直接罢免。

不过,被罢免职务后,9月13日,KK所代表的投资方单方面将已入24券账内的240万美元资金先后分两笔转移至在杜一楠控制之外的香港汇丰银行,作为应对之招。

就在上周,24券的债权方之一中智公司向法院申请,联合法警多次来24券办公地点强制索要赔偿,双方进行了激烈交涉。据悉,24券欠中智公司169万元人民币。而在KK所代表的投资方抽出24券上述运营资金后,24券也已无力偿还欠款。杜一楠目前由其控制的全部资金仅约200万元人民币。

杜一楠告诉,24券于上周开始的带薪停业,是出于保护员工安全,以及向KK所代表资方施压的考虑。

股权之争

杜一楠说,知道他与投资方的矛盾迟早会来,但没想到竟会以这种方式出现。

3个月前,由于找到了新一轮的投资意向者,杜一楠看到了将24券带出困境的希望。此前据KK透露,尽管亏损不断收窄已接近盈亏平衡,但24券当时仍负债约6000万元。

杜一楠将即将到来的融资消息及时反馈给了KK代表的投资方。杜一楠向透露,每当谈论持股比例问题时,后者便不予正面回应,且一拖再拖,这让他十分焦虑。

KK代表的投资方获知,在新一笔融资后,杜一楠还联系的另一家战略投资者也将适时进入。KK代表的投资方开始主动与杜一楠对新进融资的股权分配问题展开洽谈。

24券此前共经历过六轮融资,上轮(E轮)融资后,24券管理层共持股24.8%。

但24.8%的管理层持股均为普通股,并非优先股。在私募融资中,

一旦融资次数较多,按照从优先股到普通股的逐级分配,普通股可能分不到多少利益。

KK向本报透露,为引入新一轮融资,投资方愿意划分给创始人杜一楠8%、管理团队2%的优先股。不过,杜一楠的底线是其个人与管理团队需获得总计25%的优先股,普通股的占比则可以减少。双方就此僵持不下。

杜一楠为此认为,在24券困难的时候,是全体员工的努力使公司挺了过来,为此资方也答应过在未来融资过程中给管理团队更多的激励;其次,新的融资是其个人拉来的,原有股东在此过程中未作贡献,按照行业惯例,其有理由获得更多优先股。

有业内分析认为,从目前国内团购业形势来看,24券已很难坚持走到IPO那一步,这使得普通股很难找到套利变现的机会,而优先股则能够通过私募融资或并购套利,这也是24券管理团队与资方博弈的根本原因所在。

连环局

杜一楠认为,很多创业者之所以任由资方摆布,是因为手中缺乏筹码。因此,其决定主动出击。至此,24券创始人与资方股权纷争升级。

今年9月,出于对24券运转账目的了解,杜一楠在KK的眼皮底下,从BB公司打给24券的海外账户中,抽出约200万元人民币转至24券的一个国内账户。这个国内账户也是24券财务体系中核心的中转账户。

杜一楠一直将马来西亚与BB公司视为一个统一的利益体。BB公司负责投资24券项目的是成功集团董事长,而成功集团与马来西亚成立过合资公司,马来西亚消极同时也是24券的大股东。此外,马来西亚资方共持有24券近40%的优先股,在24券5个董事会席位占据2席,对其他股东的决策影响较大。

也就是说,通过挪用BB公司资金,看起来杜一楠拥有了与众多股东方博弈的筹码。

BB公司也的确着急了,开始接连出招。除了计划在24券之外另设公司、原有股东单方面转移了240万美元账款,KK方面将24券其余的大部分海外账户进行冻结。这一情况也得到了KK的确认。

目前,杜一楠所拥有的筹码是从海外账户转移的200万元资金以及停业威胁,并将24券与债券人的矛盾丢给了原有股东。而老股东则控制了24券的大笔资金。

不过另有可靠消息显示,双方看重的并不是这单笔新融资的股权利益分配,而是为在此之后另一较大战略投资者的并购,提前展开利益布局。

杜一楠表示,他与新的私募投资方以及另一并购方交往甚密,并不担心老股东会绕开其与新的资方谈判。他表示对其洽谈的新的投资者充满信任。其还称,马来西亚资方代表KK此前对外泄露公司邮件,并散布24券的不利信息,只会让未来的买家收购价更低。

有其他团购业人士担忧,无论如何,战略并购都是对国内团购的一次市场定价,24券的股权争执将拉低整体团购估值。他表示,希望创始人与资方从更长远的利益出发重启谈判。

金融科技-数字金融-互联网金融头条新闻资讯
2010年汕头会务Pre-A轮企业
2008年鄂尔多斯金融Pre-A轮企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